洛楓於《字花》文學誌介紹《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》給讀者

資料來源 (Source):《字花》文學誌(第3期 二零零六年八至九月號 頁84)

今期手邊書:《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》(電影雙週刊編輯及出版,2006) ──洛楓

我在寫一本關於張國榮的書,叫做《禁色的蝴蝶》,但總一直未能完成,因為有關他的文獻資料仍持續出版,不知要追到什麼事候才能停止,也因為2003年的傷痛仍然接近,始終無法間開距離的冷靜執筆。剛出版的《張國榮的電影世界2》跟第一輯相似,同樣收錄了哥哥生前電影引起的評論和爭議,上一輯由1978年開始至1991年止,這一輯是1991至1995年,相信仍會出版第三輯吧!翻開印刷精美的圖片和文字,哥哥豐富的表情與豐盛的電影人生又再一次活靈活現。我常常覺得(後)現代世界的悼亡是相對地殘酷的,因為古時沒有照片和錄像,對親人、朋友的懷緬祇能通過想像和記憶,那麼遠隔和抽象,便沒有切膚之痛了,不像現在,相片和錄像的魔幻再現打破了生死界限,看著他的一顰一笑,或銀幕裡的轉身回眸,或聲軌裡的低語呢喃,你能相信這麼活生生的幽靈真的已經遠逝嗎?圖片與錄像讓人的聲影走近,讓死亡那麼溫暖而貼心,彷彿塵土歸於塵土,原是那麼瞬間的事!每年在哥哥的生日或死忌為歌迷會演說他的藝術成就,場內仍有哭聲,會後歌迷給我的禮物和問候的卡片,我明白那是愛的轉移。或許,無法進入這種悼亡狀態的旁觀者一定以為我們是瘋傻的,是的,因為「瘋傻」接近孩子爛漫之心,也與死亡互相纏結!